地产风云

这篇文章非灵异凶案,只是今晚两个失意男子的酒话。 坐在酒馆里,两瓶二锅头已经进肚,对面那个男子已经醉意阑珊,他是我的朋友,认识他已经12年了,他叫小北,曾经是天津房地产业某二手房连锁机构的老总。 两个...
阅读全文

生活中的博弈

田忌赛马的故事我想大家都熟悉,看似简单战略充满了博弈。什么是博弈呢?也套用博弈论中一个经典的老例子“囚徒的困境” 讲的是两个嫌疑犯A和B合伙作案后被警察抓住,隔离审讯;警方的政策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阅读全文

质数之迷

不知道是巧合还是其他,曾经经历过两起这样的事件。 朋友的老婆临产住进了医院,朋友也在陪床。我顺道正好路过医院,想在她生之前去医院探望下。进了医院和朋友闲聊,忽然发现该病房有一个奇怪的规律:1号床的孕妇...
阅读全文

有趣的女子

某小区一个体态臃肿的妇女报案称家中总有小偷光顾,经常偷她家东西,以至于被小偷骚扰的有些神经衰弱了,天天疑神疑鬼的。看邻居谁都像小偷。 这次该妇女报警说是枕头下的五百元钱不翼而飞了,我出警一看,房屋也没...
阅读全文

迷雾中的津港公路

沿着解放南路一直下去就是天津市区通往大港的津港公路,该公路与外环线的十字交口,因为桥梁结构所致,造成司机视野受限制,而过往车辆速度非常快,等到路口发现情况时为之已晚,是个事故多发地段。 那是一个初冬的...
阅读全文

染血的棉衣

这件褪色的旧棉衣,静静的挂在警局荣誉室的一个角落里,和正面墙上挂满的锦旗,奖状相比,是那么的不起眼,而又那么的不协调。翻过来看,这件普通的棉衣背面,你会发现有七处不规则的破残裂口,棉絮翻出,整个棉衣沾...
阅读全文

隐蔽战线的人

阳光下的罂粟花,妖艳而美丽,那诱人的花朵下,又埋葬着多少罪恶与悲哀呢。 海洛因—化学名为二乙酰吗啡,依纯度不同分一号至五号这五个等级,4号以上为白色结晶粉末状,原产地分布在金三角、金新月、阿富汗等地,...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