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知道的苗蛊(七十六)

大家有没有和我一样喜欢睡在窗台下的习惯,尤其是到了夏天的晚上,大开着窗户,吹着习习凉风,很舒服吧。不过有人告诉我,这可不是一个好习惯,尤其是我们原来一直住的都是小平房。 那时和我们有一样习惯的人可不少...
阅读全文

我所知道的苗蛊(七十五)

说了这么多故事,你们对蛊师的葬礼感兴趣吗?反正我是很有兴趣的,为了了解他们独特的葬礼文化,还真是下了一番苦心。 蛊师有一种葬法就是水葬,是把尸体沉葬于水底,但最奇怪的是这类蛊师的尸体不需要加上类似石头...
阅读全文

我所知道的苗蛊(七十四)

说说我们那边的一个新嫁娘好了,她可不是什么蛊师,可是她的妈妈却是。这个新嫁娘叫小桃,脸蛋总是红扑扑的,那时候还是流行圆脸姑娘,所以小桃呢也算是一枝花吧。 大家都知道小桃家是山里的,文化程度不高,但是人...
阅读全文

我所知道的苗蛊(七十三)

看古装片的时候很喜欢那种油纸伞,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华而不实。有一年回寨子,那年夏天雨水特别多,清晨都是凉凉的,所以我们都习惯性赖床,某天表妹特别兴奋,大早起来就叫我,说叔公要带我们去采松菌,我一听也来了...
阅读全文

我所知道的苗蛊(七十二)

接下来再说个与性有关的黑苗蛊,不知道大家听没听说过天媾,就是把一个女人献给一个传说中的神,让人神进行交媾,而我倒是听过不少类似的故事,不一定与苗有关,但这里当然就挑与蛊有密切联系的来说。 这是一个很古...
阅读全文

我所知道的苗蛊(七十一)

女人的红唇有时候真的是一个致命的武器,一直觉得古人很有先见之明,以唇辨人,那是再明智不过的方法,只是有几个人掌握得了这么高深的艺术,当然我也不是要教大家怎么看唇辨人,只是要说一个苗女的红唇故事给你们听...
阅读全文

我所知道的苗蛊(七十)

讲到草草蛊,就想到了苗蛊中一种类似于巫毒娃娃的诅咒蛊娃,自然是没有巫毒娃娃的精致,但是邪恶程度却不亚于这所谓的巫毒娃娃。 诅咒蛊娃里面就是承载了蛊师的恶毒诅咒,如果你无意在路边或者角落里看见一个灰暗的...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