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孩子提出需求是,你做如何反应?满足?还是拒绝?还是有条件答应?

2020年5月11日11:19:55 评论

有的孩子看到了喜欢的东西是不轻易张口的,即便你去问他喜欢吗?他一定会给你一个坚定的回答:“我不喜欢。”但是如果你不买给他,他就会感觉非常的失望,一个人默默的难过。如果你是一个“懂事”的孩子,应该知道我说的感受。

不只是孩子,有的成人的心里也有同样的期望:我希望你做的事情请你不要问我,你一旦问我,我就失去了所有的兴趣,我会愤怒的拒绝。

为什么会有如此矛盾的状态呢?因为我们在这个关系中感受到的不仅是某一个具体的商讨或问询,更在意的是自我的意向是否遭到了破坏?

心理结构的形成:

如果有一个孩子,在成长的过程中表达出的诉求,能够被抚养者所理解并被满足,而抚养者展现给他的是一种喜悦,那么他就会认为:我向世界表达诉求是一种美好的行为,可以让我和抚养者都很快乐,我相信这个世界是接纳我的,这段抚养关系是欢迎我的。我当然也配得上这个世界所有的美好关怀。

如果有一个孩子,他的诉求不是那么被轻易的被满足。即便被满足了,抚养者也表现出痛苦和不情愿,他就会认为向外表达自己的诉求是可耻的,会伤害到对方,会破坏彼此之间的关系,因此会感到内疚,从此压抑自己的诉求。

如果有一个孩子,每一次都被迫将自己心爱的礼物让给伙伴或者弟弟、妹妹。虽然表面上他得到了夸奖,但是他内心会认为自己不配拥有这些美好的东西,为别人去牺牲自己、委屈自己是应该的,否则他就不会被这个世界接受。这种想法最后内化成为他的一个准则:只有付出的人不会被道德指责。因此他会在工作、家庭中不断让步,当他拥有美好的事物的时候,会成为一种负担,因为他觉得他不配。

第一种孩子得到的是无条件的爱,所以他认为自己被世界接纳是不用有理由的,所以他接纳善意的时候,不会有那么多的纠结。

而第二、第三种孩子得到的是有条件的爱,抚养者虽然没有说条件,但是表现出的痛苦和要求,会使得孩子认为自己有必要去弥补,而这种弥补就是压制,这种弥补就是承担自己所不应承担的对抚养者心情的照顾。这种方式逐渐成为了他的处事标准,包括长大以后压抑自己的需求,包括主动的让出自己心爱的物品。

他们心中有一个判断就是,我只有这样做抚养者才能爱我,当他们长大了,这个抚养者就成为他们内化的标准,就成了世界的准则,而把自己被丢失在这个世界中。

行为症状解析:

在有条件的爱中成长出来的孩子,虽然很期盼别人给予他关照,但他又在躲避一种感觉,就是你照顾了我,所以我亏欠了你。

这种亏欠感让他逃离,让他愤怒,让他看到了曾经那个努力换得他人赞赏的孩子是多么的悲哀,他们在一次次的亏欠中学会了懂事,学会了保护自己。

而当他们成长了,不用依靠抚养者而有能力满足自己的时候,他们却再也走不出自己对自己的批判,他们一次次的复制着自己的轮回,而不知道自己的力量已经可以突破这场命运的锁定。

所以很多人收入非常的高的人,他们可以买很多贵的东西送人,但是很少给自己买昂贵的东西。买了之后也只是偷偷的在家里用,好像让别人看到自己用贵的东西就是一种可耻。

他们在心中幻化了一个抚养者,一个有条件的爱,他们会追问自己,你配得上这样东西吗?你这样满足自己,会让别人不高兴的,你知道吗?

而这个别人其实已经根本不存在,这只是他内心的刻痕。我们每个人何尝不都是在“杯弓蛇影”的敏感和“刻舟求剑”的执着中重复着自己的命运。

疗愈之旅开启:

所以,当一些人看到别人对自己的爱的时候,不能磊落的接受,不是虚伪,而是他们对自己有一份怀疑,一份恐惧。

如同,当父母看透小孩的心思时,他会觉得自己做的不好,表达出了不应该表达的欲望,当伴侣问他们喜欢什么的时候,他们会觉得对方是逼迫自己表达要求,而要求对于他们来说是可耻的。

所以我们用直接询问的方式挖掘出了他们内心深深的愧疚感和羞耻感,那些一生都没有排解到掉的情绪又回流入心头,一个人再有技巧的去避开现实的冲突,但也没有办法隔离内心的感受。

如果一切来得及,接纳一个孩子的表达,接纳他的感受,是对一个孩子自己人生最大的善意,否则他将没有能力独自支撑他在生命中间所遇到的所有的美好。

如果你已经长大,那么自己去满足自己,那个时候,不要再问理由,不要再问对错,再有人用标准要求你的时候,你只给他说一句,我的标准就是我喜欢。但更重要的是我们能够对自己大胆说出这句话。

过几天随心所欲的生活,请相信你没那么大的力量,一个自由的你破坏不了这个世界,世界不会给你特殊的照顾,你也不欠世界一份无聊的解释。

那么你可能要担心,什么都满足孩子而不讲条件,不会把孩子惯坏吗?提出这样问题的人,只不过是太想控制自己的孩子,要把孩子变成自己没有变成的那个想象的完美样子。因此,你会对他的某些超出你设计的诉求就像见到了洪水猛兽,用力量去抑制用权力去打压。培养出一个缺乏魅力的孩子。

如何面对一个没有判断力的孩子的诉求呢?

我们要把孩子的感受和孩子的欲望分开,孩子的欲望不是完全要满足,但是孩子的感受要尽量去体会,不是所有的拒绝都会让孩子觉得欲望是可耻的,自己是弱小的,觉得所有的要求都是在不平等的条件下建立的。

我们先要放下控制的欲望,然后从一个轻柔的话题开始。

比如对于一些不容易满足的诉求,你可以说:能告诉我为什么这个对你很重要吗?我明白你的感受,你是这样认为的吗?只要孩子的需求被你所看到,被你所接纳,现实层面是否能够满足,其实是次要的。

这样的孩子以后即便遇到挫折,他也会告诉自己:是我的要求不对,但是不代表我不好。他反而更加的有自信、自立、自省,如果真的有可能,把孩子惯坏成这个地步是一种幸运。

发表评论

您必须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