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最大梦想——远离母亲

2020年4月2日17:28:14 评论

许愿和立志是每个孩子最爱干的事,我也一样从小到大的愿望多的数不过来,比如当作家,当摄影师,当老师.........

但是在我心里,立下最多的志向,就是离开妈妈,希望自己离她远远地,越远越好。长大后,我绝不会和她生活在一起,一天也不会。

后来,我长大了,终于离开妈妈,出去打工,只要能不回就不回家。甚至期盼着早一天结婚,有了自己的家就再也不用在母亲的视线里,不愿意看见母亲,更不想听母亲无休止的唠叨和谩骂。

婚后的日子里,还是会回家的,因为家里有我挂念的父亲,我会挂念父亲所以不得不回家。每次回家,父亲都会像一个委屈的孩子,跟我讲母亲如何的强势和霸道。

在我的记忆里,父亲每天外出回来喜欢自己喝点小酒,每次喝酒时母亲总是摔摔打打,嘴里不干不净的嘟囔:“挣几个丁坷垃(很少的钱)不知道姓啥?长脸!”

父亲从不和母亲争吵,依然喝他的小酒,忽视母亲的存在,在我的意识里,父亲已经被母亲骂的麻木了。母亲会骂父亲:“现在能挣几个丁坷垃你就上天了,等你挣不了时,尿你都喝不上还喝酒?”

母亲的话很伤人,她肆无忌惮的发泄着自己的不满,却从不考虑别人的感受。我一直在默默的发誓,我会好好的孝顺父亲,让父亲过上他喜欢的生活。结婚后,我每次回家都会给父亲买酒,买些可口的小菜,只要是父亲喜欢的,都会给他买。

小时候,经常生病,每次父亲带我去看医生,回到家里,母亲的第一句话就问:“花了多少钱?整天吃药!吃药!怎么吃也是个病秧子。啥都干不了,还整天造钱!”

上学的时候,因身体不好,耽误学业,考试成绩下滑,伤了自尊,不愿去学校。母亲知道后给我的反应,不问缘由的说:“不上就不上,省钱了。

数日后,同学来家里,代表老师和同学们:“老师和同学们欢迎你重新回到学校。”我手握同学递给我的书,思绪万千,我决定重新回到学校。当我自己的想法告诉母亲时,母亲开始唠叨:“没有良心,不要脸......”

没有母亲的支持,就进不了学校,因为母亲是一家之主,是当家人。我只能认命,听从母亲的安排,最让我痛心的是一封情书。我要上学,骂我不要脸,有人给我写情书,仍然骂我不要脸。从母亲嘴里,什么难听的话都能骂的出来。我常常怀疑,她是不是我的亲娘。

在我的记忆里,母亲从没有做过让我开心的事情。母亲的无情造就了我的叛逆,从小对母亲充满了厌恶和排斥。记得上学的时候,和我在一起的同学都买了新衣服,我的同学高兴的说:“这是我妈妈新买的,你妈也给你买了。”

我回到家里,兴高采烈地问妈妈:“妈妈,给我买的新衣服呢?”

“用啥给你买?人家的爹有本事!人家的爹都能挣钱,就你爹那个窝囊废,用啥给你买?”母亲骂骂咧咧满嘴的污言秽语。

第二天,姨娘给我带来了一件穿过了的旧衣服给我。母亲一副很强势的姿态:“别人家的孩子不是奶奶给买就是姑姑给买,你爹就知道给你奶奶,姑姑寄钱寄物,啥时候给你们买过衣服,你姨的衣服比她们新买的还好看。”说着给我穿小姨给我的衣服。我把衣服狠狠地给扔到一边,气急败坏的转身走了。

记得母亲骂我好几天,最终,父亲给我买来了新衣服。我以为是母亲买来的,满脑子都是母亲骂我的情形。新衣服照样给扔回去,母亲继续骂。还记得父亲哄我:“新衣服给你买来了,怎么还不开心。”

其实,即使不穿新衣服,也没关系,我恨的是母亲的态度,很她一张嘴就会满嘴的污言秽语。最让我受不了,至今不能释怀的是,对我的不信任和偏心。

小时候,每次和父亲吵架就会往娘家跑,每次回娘家就会带着姐姐走,记得一天晚上,天很黑了,母亲带着姐姐去姥姥家,我在后面一边追一边哭,而母亲恶狠狠地冲我吼:“赶紧滚回去!”

母亲带着姐姐走了,我一个人哭着回来找父亲,在那个漆黑的夜晚,胆小的我,飞奔着跑回家。从小对母亲的恨,挥之不去。感受不到母爱,母亲在我心里遗留下来的是仇恨,是愤怒。

母亲的偏心和对我的不信任,更加深了我对她的恨,多年前,姐夫莫名其妙的向我表白,告诉我他真正喜欢的是我而不是姐姐,姐姐歇斯底里的过来冲我母亲大吵大闹:“她有什么好的?我哪里不比她强,她整天病病殃殃,什么都干不了!长得好看有什么用?喜欢她早说呀!我现在都怀孕了,让不让我活?”

母亲不分青红皂白,骂我不要脸,不知廉耻。我一脸的懵逼,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傻逼一样的糊里糊涂成了第三者。多年后,在和母亲讲起这件事,母亲还理直气壮的骂我:“你没长嘴啊?什么事都没有你怎么不说啊?你姐说的跟真的似的,你不说话我知道你们之间有没有事情?”

我几乎哭诉着跟母亲说:“从始到终,我一直很讨厌他,难道你看不出来吗?我每天你在你的眼皮底下,我干什么难道你不知道吗?我姐说的话你信,可是我爸爸为什么就不信?都是你的孩子,我姐说什么你都信!自己的孩子难道你真的不了解吗?你就是偏心!你既然这么不喜欢我,为什么还要我?我觉得无论我和谁在一起都比和你在一起开心,幸福!”

在我的心里,母亲偏心姐姐,因为自己体弱多病,对她来说没有任何的价值,我就是花钱的机器。说不定哪一天会离开这个世界。小时候,听姥爷说。我曾经有一个哥哥,因为长得奇丑,所以母亲狠心把哥哥活活饿死。我却相信了姥爷的话,我经常在想,也许我之所以生存下来,是因为我长相还好。如果我很丑或许也没有命了。

在我的心里,母亲很势力,姐姐能干,也很受母亲的欢心,在我的心里,母亲和姐姐是一派的,我受尽了他们的气。在整个家里,我得到更多的是父爱,还有疼我的哥哥。他们从不嫌弃我,也给了我更多的关爱。

几十年过去了,很多时候,我感觉自己已经放下了,母亲已经老了,需要我的照顾,我不再和她们计较曾经所有的一切。有时候我也会感觉到,母亲在有意的接近我,当姐姐离开老家时,母亲主动的到我家,给我带一些她认为好的东西,还有主动的亲近我的儿子,给儿子零花钱。

其实现在我什么都不缺,在我的心里母亲爱钱如命,舍不得给我看病,舍不得给我交学费,舍不得给我买新衣服。婚后回到娘家,父亲给儿子出去买吃的,都会心疼的不得了。儿子打针吃药,父亲付钱,我都会一分不少的还给母亲。我怕她和父亲吵架,我怕我走后,她对父亲不依不饶。

父亲每天骑着摩托车走街串巷出去修理缝纫机,有一天,我去县城的路上,看到父亲的摩托车坏了,自己推着摩托车累的汗流浃背,我心疼父亲,劝父亲再买一辆电动车,骑起来轻松,每天充电还省钱。为了支持父亲的工作,我把一张要到期的折子给父亲,跟父亲讲:“你把钱取出来后,自己去买。”

父亲是个老实人,把钱取出来后,非要交给我,让我看看对不对。我就拿出取钱的单子算,母亲看我接过单子,一副蛮不讲理的嘴脸让我窒息:“你爸这么大年纪了,一去就是一天,还有来回的车票也不少钱,还得吃饭,路费钱,饭钱你得出。”

我把钱和单子放在父亲手里:“我说过,这些钱是给你的,让你去买电动车。几千块钱我都给你出了,这些钱全是你的,不用跟我算。不用说,花就行。”

很多时候,不想和母亲讲话,不想看见她,不想听见她的声音。甚至不想出现在她的视线里。可她毕竟是母亲,是我的亲娘,这是无法改变的。我想对她好,我给她买好看的衣服,给她买她爱吃的食品,给她足够的零花钱,给她买她喜欢的金银首饰。满足她的虚荣心。

很多年来,我试着原谅她,理解她,无论怎样她都是生我养我的娘,虽然在打骂摧残中活下来。有娘的日子,过得是那么的不堪,每每回想起和母亲在一起的日子就像一场场噩梦。记得多年前的一天,母亲打电话来告诉我她的眼睛难受,感觉快瞎了。我立刻从城里赶回老家,把母亲接到城里,给母亲去医院看病,检查。

我带着母亲一趟趟去医院,出钱出力,而母亲却不停得唠叨:“俺儿子不行了,俺闺女也不在家,不然俺才不来你这里,俺也不用你管!”连续数日,母亲一直不停的唠叨着,我快崩溃了。

可我还是忍着,直到把病看好,回家时又给她足够的钱。哥哥姐姐离得远,我会不时的回家看望父亲,母亲。每次回家都会大包小包的买个齐全。母亲从没有看到我给她买东西而开心过,总是骂我:“没本事挣钱就会花钱!有几个钱不知道姓啥?别以为你有几个钱就了不起!比你有钱的有的是!”

母亲就是这个样子,花钱不对,不花钱也不对,看她不对,不看她也不对。主动和她讲话,她就会不知所以:“在这个家里,要不是我厉害,你们能有这么孝顺?当老的就得厉害,不讲理,不然就吼不住你们!”

我和母亲讲:“我父亲老实一辈子,从我记事我就对着你干,我从来不听你的话,只要是从你嘴里说出来的我一律不听,这些年来,我一直护着我父亲,为什么?因为父亲老实,你忘了,从小我就和你吵,很多时候都是为了父亲。我从来都没有怕过你,我讨厌你!假如有一天我父亲先去了,你永远看不到我!我现在出现在你的眼前,是因为,我心疼我的父亲。你的厉害,你的不讲理,只会让我越来越讨厌!”

“我老了,你不管我?你讨厌我,还管我?还对我这么好?还给我买这买那!”母亲的眼神里带着凄凉。

“你要是觉得我对你够好,你的嘴积点德,对我们好一点,少说话,别伤害我。就你现在的嘴脸,我恨不得抽自己,我不知道哪一辈子损的,摊上你这么个娘?老天爷就应该让你和我父亲一样躺在床上,闭上嘴,要不去死!”只要听到母亲讲话,只要看到她一副不讲理的嘴脸,有一种想杀人的感觉。

很少和母亲一起去逛街,拍照或者晒合照到平台,母亲打电话来,确认没有什么事就会立刻挂断。很多时候,我想把父亲接出来,每次提出把父亲接走,母亲就会发疯一样反击:“你们谁也不能把俺俩分开!俺俩就是该在一起的人。你们怎么愿意两个人在一起?凭什么把俺俩分开?”

“你不是看不上我爸爸吗?你不是把我爸爸当成累赘吗?你不是想把我爸爸送到养老院吗?我接走你就解脱了,不用照顾我爸爸,你可以闭上你的臭嘴,爱干嘛干嘛去!不是正合你意吗?一辈子瞧不上我爸,横竖都不对,现在更没有用了,守着他干嘛,当你的出气筒啊?一辈子了,还没骂够啊?”我歇斯底里的冲母亲吼。

“俺俩一辈子从来不吵架,反正你们不能把俺和你爸分开。你们不想管,自己管,我把他带回老家自己过去。”母亲几乎抓住最后一棵救命稻草。

“我伺候我爸,我管我爸,我自己就管得了,你们谁都不用管,只要你别出现在我的视线里。你可以跟随我姐,还有我哥,你有本事,能干活,而且手里还有钱。我觉得养你最合适,我把最合适的让给哥哥姐姐,我自己照顾我爸,如果想和我生活在一起,你的嘴就积点德,少说话。”

后来的日子里,母亲的话少了,我们过了一段安稳的日子。母亲每天起来吃饭,饭后就出去玩,玩够了就回来吃饭,中午休息好后,就和老阿姨们一起去玩牌。母亲和我说话的口气也变得柔和起来,像个孩子一样,每天回来和我讲述她在外面遇到的人和事。

母亲在我心里,几十年一成不变,只要讲话她的脸上就会带着强势和蛮横。母亲在我决定撒手不再管她的一瞬间,突然转变了,变成一个和蔼的老人,每天外出回来,主动的到父亲跟前打个招呼,和父亲讲话的口气也一下子变得温柔起来。母亲变了,整个家庭都变的温暖起来。

从小在枪林弹雨中长大,有母亲的日子里,家里每天弥漫着火药味。如今,母亲平息了,整个家的气氛都温和起来,再回首看母亲,我才发现母亲老了,背驼了,皱纹早已爬向她的额头。那张嚣张跋扈,蛮不讲理的脸不见了,即使是满脸皱纹感觉也不再那么讨厌。

转载于:人生最大梦想——远离母亲

发表评论

您必须才能发表评论!